七木

是少主的女体,祝少主生日快乐!我爱你啊耀耀!!!

迟到的七夕贺图(其实是中途不想画了T_T),为什么只有盾冬在却有那么多河灯,就假装我也在旁边放河灯好了(●°u°●)​ 」

美好的芽詹,好吧,现在的我还画不出来这种美好(捂脸)

从看完到现在,还是有些难过,私心想让史蒂夫抱抱吧唧,至少,不是亲眼看见他消失在眼前。

埋藏在地中海 4

罗德里赫不喜欢出门,他更喜欢在家里弹钢琴,所以,当他和伊莎还有十一岁的费里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安东尼奥知道,时间已经到了。

真是的,安东尼奥有些手足无措,他以为时间还有很久,怎么罗德里赫就过来了呢?

安东尼奥敲罗维诺房间的门,让他去书房,罗维诺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里的番茄,轻轻地打开门。

“哥哥,好久不见。”费里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嗯……笑的一样。

安东尼奥低着头,在整理着思绪,到底要怎么和罗维诺解释接下来的事,然而事实上,安东尼奥并不需要考虑这些,因为罗维诺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做的事。

“所以,什么时候走?”罗维诺问罗德里赫。

罗维诺拉着费里的手,像小时候从意大利出来的时候一样,有些紧,像是怕费里溜走,又像是在确定什么。

“明天。”

“好的。”

没有反对,也没有讨论,就像是在说,去摘番茄吧,好啊。

这是双子在西班牙待的最后一个夜晚,罗德里赫和伊莎先去了码头安排,费里住下来,明天和罗维诺一起走。

这是罗维诺和安东尼奥之间难得的安静。晚饭后,安东尼奥给罗维诺收拾东西,罗维诺没阻止他,坐在床上,看着安东尼奥从衣柜里掏东西,明明从罗德里赫家里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现在却一个箱子也装不完。

“所以说,装不下你就不要再往里面塞番茄了啊!混蛋!”实在看不下去安东尼奥的行为,罗维诺终于还是打断了安东尼奥。

“因为,罗维诺喜欢吃番茄不是吗?”

“混蛋!那还不是因为你!”

再次陷入沉默,罗维诺下床,走到窗边,可以看到星空,满目的璀璨,罗维诺有一段时间没看夜空了,本来他对这方面也不感兴趣,只不过,小时候有段时间,安东尼奥一直在外面,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偌大的房间,伴着吵闹的雨声和眼泪入睡。那个时候,罗维诺一天的时间几乎都是在窗前,透过窗户看着门口,安东尼奥回来了没有,结果是铁栏杆被淋湿了,又被晒干了,安东尼奥还没有从那个他口中的“一个朋友”那里回来。

罗维诺喝了口刚才安东尼奥带过来的牛奶,都搞不清楚了,到底谁才是作为仆人的。

不知道,意大利的夜空是什么样子,如果一样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罗维诺就提着行李和费里准备出门,罗德里赫和伊莎在港口等着他们。

安东尼奥还在房间,没有出门送行的意思,罗维诺也不打算去叫他起床。

费里提着箱子,转身看了一眼,问罗维诺“哥哥,不跟安东尼奥哥哥说一声吗?”

“没有那个必要。”罗维诺把门关好,拿着钥匙想了想还是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你个混蛋。”罗维诺靠着门,自言自语的说完,跟上费里一起朝港口走去。

听说意大利合并了,北意和南意的人民终于可以自由的在街上行走,自由交谈。

西班牙和南意大利,还是隔着半个地中海。

安东尼奥停下脚步,转过身走回海边,他忘记把水壶从番茄地里拿回来了,虽然这附近都没有其他住户,到终究还是拿回来安心一点。安东尼奥感叹,自己又老了,白头发都多了。

夕阳下的番茄地里,长着沉甸甸的番茄,仿佛伊甸园里的金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去摘一个,看看是否真的有神奇效果。

只是,番茄地里好像有人?一个大概二十岁的棕发青年在地里站着,身边带了个箱子,大概是旅行的人吧,不知道他站在这里做什么?饿了吗?

安东尼奥走过去,站在年轻人的身后,年轻人没有察觉到他,安东尼奥也没有提醒他。

良久,年轻人终于转身,却被距离极近的安东尼奥吓得大叫了一声,往后跌去,被安东尼奥及时拉住。

“混蛋!不要突然出现别人背后啊!”

埋藏在地中海 3

战争,是残酷和悲伤的化身,罗维诺讨厌战争,因为战争,让他失去了爷爷凯撒,也让他和费里失去了家,从意大利流落到奥地利,再到了西班牙。

罗维诺不明白为什么费里可以笑的那么开心,他们没有家了,没有能力夺回自己应有的东西的他们,被贩卖作为仆人。每一个看见他们兄弟的人,都不喜欢罗维诺,而喜欢费里,那个温顺又可爱的小家伙。除了安东尼奥,虽然他也喜欢费里,但是,他却是唯一的一个,容忍罗维诺多次不礼貌的行为。

在罗维诺看来,安东尼奥就是个怪人,因为别人都说他是个将军,在海上战无不胜的将军,生气的时候尤为恐怖,但是罗维诺没有见过他生气的样子,即使被罗维诺骂他混蛋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着拿出两个番茄,一个给罗维诺,一个自己啃。而且一个将军的气场怎么像个农夫一样,整天喜欢种番茄,除草。

安东尼奥把他带到家里的时候对他说过:“罗维诺,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家人了,我可是罗维诺的大哥,一定要记住啊。”

罗维诺扭过头,傲娇地哼了一声。

“呐,罗维诺,去海边吧。”

终于闲下来的安东尼奥提议,看到罗维诺的表情,安东尼奥知道,这个提议十分不错,于是便提上装着午餐的篮子,跟上罗维诺轻快的步伐。

到海边的距离不远,穿过森林,十分钟之后便是一片蔚蓝的大海,安东尼奥庆幸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照在沙滩上,一点也不不刺眼,罗维诺开心的跑来跑去,一只手按着帽子,以免被吹飞,把安东尼奥扔在一边。

安东尼奥说,这片海的名字是Gente feliz,罗维诺对西班牙语不感兴趣,也没有追问安东尼奥这个名字的含义。

直到肚子饿了,罗维诺想起来还没有吃午饭,转身才发现自己跑得有些远了,在这里完全看不到安东尼奥在哪。

“你在哪啊,混蛋!”

好不容易终于回到一开始的地方,发现安东尼奥躺在沙滩上睡着了,用草帽盖着头。

罗维诺没有叫醒他,翻篮子发现了三明治和番茄,默默在心里想:这家伙还真是简洁,除了番茄就想不到其他东西了,不过,因为自己爱吃就原谅他一回好了。

坐在海边,除了海浪的声音外听不到其他的,连海鸥似乎都怕吵醒安东尼奥而全部飞走了。罗维诺看了会儿海,看无聊了,又看看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你个混蛋,明明说来海边又不陪我玩。”罗维诺的声音很小,大概也只有他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说起来,沙滩上可以种番茄吗?罗维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于是,他开始在沙滩上挖坑,把最后一个番茄丢了进去。本来是想留给安东尼奥的,都是因为他不醒才会没有番茄吃的,罗维诺认真的给了一个理由。

小孩子虽然爱玩,却也累的快,罗维诺决定睡一会儿,于是便躺在了安东尼奥旁边。

等醒来时,已经黄昏了,安东尼奥正用篮子装着他,在回家的路上。

“混蛋!你怎么把我装在这里面。”

“又没什么关系,可爱的罗维诺睡得那么可爱,大哥才不要叫醒你,装在这里面不是正好。”安东尼奥笑的一脸欠揍,所以罗维诺没忍住就揍了。

罗维诺过完十一岁生日的第二天,罗德里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