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木

美好的芽詹,好吧,现在的我还画不出来这种美好(捂脸)

从看完到现在,还是有些难过,私心想让史蒂夫抱抱吧唧,至少,不是亲眼看见他消失在眼前。

埋藏在地中海 4

罗德里赫不喜欢出门,他更喜欢在家里弹钢琴,所以,当他和伊莎还有十一岁的费里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安东尼奥知道,时间已经到了。

真是的,安东尼奥有些手足无措,他以为时间还有很久,怎么罗德里赫就过来了呢?

安东尼奥敲罗维诺房间的门,让他去书房,罗维诺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里的番茄,轻轻地打开门。

“哥哥,好久不见。”费里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嗯……笑的一样。

安东尼奥低着头,在整理着思绪,到底要怎么和罗维诺解释接下来的事,然而事实上,安东尼奥并不需要考虑这些,因为罗维诺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做的事。

“所以,什么时候走?”罗维诺问罗德里赫。

罗维诺拉着费里的手,像小时候从意大利出来的时候一样,有些紧,像是怕费里溜走,又像是在确定什么。

“明天。”

“好的。”

没有反对,也没有讨论,就像是在说,去摘番茄吧,好啊。

这是双子在西班牙待的最后一个夜晚,罗德里赫和伊莎先去了码头安排,费里住下来,明天和罗维诺一起走。

这是罗维诺和安东尼奥之间难得的安静。晚饭后,安东尼奥给罗维诺收拾东西,罗维诺没阻止他,坐在床上,看着安东尼奥从衣柜里掏东西,明明从罗德里赫家里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现在却一个箱子也装不完。

“所以说,装不下你就不要再往里面塞番茄了啊!混蛋!”实在看不下去安东尼奥的行为,罗维诺终于还是打断了安东尼奥。

“因为,罗维诺喜欢吃番茄不是吗?”

“混蛋!那还不是因为你!”

再次陷入沉默,罗维诺下床,走到窗边,可以看到星空,满目的璀璨,罗维诺有一段时间没看夜空了,本来他对这方面也不感兴趣,只不过,小时候有段时间,安东尼奥一直在外面,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偌大的房间,伴着吵闹的雨声和眼泪入睡。那个时候,罗维诺一天的时间几乎都是在窗前,透过窗户看着门口,安东尼奥回来了没有,结果是铁栏杆被淋湿了,又被晒干了,安东尼奥还没有从那个他口中的“一个朋友”那里回来。

罗维诺喝了口刚才安东尼奥带过来的牛奶,都搞不清楚了,到底谁才是作为仆人的。

不知道,意大利的夜空是什么样子,如果一样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罗维诺就提着行李和费里准备出门,罗德里赫和伊莎在港口等着他们。

安东尼奥还在房间,没有出门送行的意思,罗维诺也不打算去叫他起床。

费里提着箱子,转身看了一眼,问罗维诺“哥哥,不跟安东尼奥哥哥说一声吗?”

“没有那个必要。”罗维诺把门关好,拿着钥匙想了想还是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你个混蛋。”罗维诺靠着门,自言自语的说完,跟上费里一起朝港口走去。

听说意大利合并了,北意和南意的人民终于可以自由的在街上行走,自由交谈。

西班牙和南意大利,还是隔着半个地中海。

安东尼奥停下脚步,转过身走回海边,他忘记把水壶从番茄地里拿回来了,虽然这附近都没有其他住户,到终究还是拿回来安心一点。安东尼奥感叹,自己又老了,白头发都多了。

夕阳下的番茄地里,长着沉甸甸的番茄,仿佛伊甸园里的金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去摘一个,看看是否真的有神奇效果。

只是,番茄地里好像有人?一个大概二十岁的棕发青年在地里站着,身边带了个箱子,大概是旅行的人吧,不知道他站在这里做什么?饿了吗?

安东尼奥走过去,站在年轻人的身后,年轻人没有察觉到他,安东尼奥也没有提醒他。

良久,年轻人终于转身,却被距离极近的安东尼奥吓得大叫了一声,往后跌去,被安东尼奥及时拉住。

“混蛋!不要突然出现别人背后啊!”

埋藏在地中海 3

战争,是残酷和悲伤的化身,罗维诺讨厌战争,因为战争,让他失去了爷爷凯撒,也让他和费里失去了家,从意大利流落到奥地利,再到了西班牙。

罗维诺不明白为什么费里可以笑的那么开心,他们没有家了,没有能力夺回自己应有的东西的他们,被贩卖作为仆人。每一个看见他们兄弟的人,都不喜欢罗维诺,而喜欢费里,那个温顺又可爱的小家伙。除了安东尼奥,虽然他也喜欢费里,但是,他却是唯一的一个,容忍罗维诺多次不礼貌的行为。

在罗维诺看来,安东尼奥就是个怪人,因为别人都说他是个将军,在海上战无不胜的将军,生气的时候尤为恐怖,但是罗维诺没有见过他生气的样子,即使被罗维诺骂他混蛋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着拿出两个番茄,一个给罗维诺,一个自己啃。而且一个将军的气场怎么像个农夫一样,整天喜欢种番茄,除草。

安东尼奥把他带到家里的时候对他说过:“罗维诺,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家人了,我可是罗维诺的大哥,一定要记住啊。”

罗维诺扭过头,傲娇地哼了一声。

“呐,罗维诺,去海边吧。”

终于闲下来的安东尼奥提议,看到罗维诺的表情,安东尼奥知道,这个提议十分不错,于是便提上装着午餐的篮子,跟上罗维诺轻快的步伐。

到海边的距离不远,穿过森林,十分钟之后便是一片蔚蓝的大海,安东尼奥庆幸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照在沙滩上,一点也不不刺眼,罗维诺开心的跑来跑去,一只手按着帽子,以免被吹飞,把安东尼奥扔在一边。

安东尼奥说,这片海的名字是Gente feliz,罗维诺对西班牙语不感兴趣,也没有追问安东尼奥这个名字的含义。

直到肚子饿了,罗维诺想起来还没有吃午饭,转身才发现自己跑得有些远了,在这里完全看不到安东尼奥在哪。

“你在哪啊,混蛋!”

好不容易终于回到一开始的地方,发现安东尼奥躺在沙滩上睡着了,用草帽盖着头。

罗维诺没有叫醒他,翻篮子发现了三明治和番茄,默默在心里想:这家伙还真是简洁,除了番茄就想不到其他东西了,不过,因为自己爱吃就原谅他一回好了。

坐在海边,除了海浪的声音外听不到其他的,连海鸥似乎都怕吵醒安东尼奥而全部飞走了。罗维诺看了会儿海,看无聊了,又看看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你个混蛋,明明说来海边又不陪我玩。”罗维诺的声音很小,大概也只有他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说起来,沙滩上可以种番茄吗?罗维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于是,他开始在沙滩上挖坑,把最后一个番茄丢了进去。本来是想留给安东尼奥的,都是因为他不醒才会没有番茄吃的,罗维诺认真的给了一个理由。

小孩子虽然爱玩,却也累的快,罗维诺决定睡一会儿,于是便躺在了安东尼奥旁边。

等醒来时,已经黄昏了,安东尼奥正用篮子装着他,在回家的路上。

“混蛋!你怎么把我装在这里面。”

“又没什么关系,可爱的罗维诺睡得那么可爱,大哥才不要叫醒你,装在这里面不是正好。”安东尼奥笑的一脸欠揍,所以罗维诺没忍住就揍了。

罗维诺过完十一岁生日的第二天,罗德里赫来了。

埋藏在地中海 2

西班牙与法国之间对于意大利的冲突,卷进了许多国家,瑞典、丹麦、奥斯曼帝国、英国。牵涉的政治、人力关系复杂,更别说哪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出来的雇佣军。

安东尼奥站在门口,穿着那身粗糙的日常服,毫无武装力量的和德国雇佣军面对面交谈。刚摘好番茄,罗维诺从后院哼着歌捧着篮子走过来,看到这幕,一下子慌了神,番茄从篮子里撒出来,落了一地,有几个划破了皮,寂寞的躺着。

认出来了德国人的军装,罗维诺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紧抓着衣角的手不住颤抖。

可是,安东尼奥还在那里。

抖了一会儿,把眼泪逼回去,罗维诺捡起一个番茄,突然向安东尼奥跑过去。

用力将番茄丢在德国士兵身上,却只是发出一声敲击在盔甲上的闷响,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罗维诺推开安东尼奥,大声的朝安东尼奥喊:“快跑,我来挡住这些人。”

“罗维诺!”安东尼奥正惊奇罗维诺怎么在这个时候跑出来,又听到了惊人发言。“罗维诺,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安东尼奥停顿了一下。

“他们是德国的雇佣兵,是为了和法国对抗才雇佣的,不是入侵者。”

安东尼奥蹲下身,看着罗维诺,又和雇佣兵的团长说了几句,让对方带着兵走了。

“罗维诺,不可以这样啊,大哥的责任是保护罗维诺,所以罗维诺也要保护好自己,不可以突然冲出来。”安东尼奥摸了摸罗维诺的头,浅棕色的头发柔软的不像话,就像罗维诺现在快要掉出来的眼泪一样。

“因为,那些家伙,要是你也像爷爷一样,混蛋,我不要……”哽咽着说着不成句的话,安东尼奥帮罗维诺擦着眼泪,听着他不停的说着混蛋,不出声也不安慰。
想起了之前罗维诺被绑走时发生的事,面对高大的土耳其士兵,罗维诺说不用管他,结果安东尼奥还是自己一个人骑着马冲进了进去。面对强大的敌人,安东尼奥甚至只有一个人,想要救出罗维诺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他是令人胆战的西班牙将军。

当然,最终罗维诺还是回到了他的身边,只是安东尼奥去天国和上帝打了个照面,又回来了,并且醒来后被皇帝骂了很久。

还好,安东尼奥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罗维诺。

从英国扬帆而来的士兵来势汹汹,不断地向冰冷的炮口发出强烈的嘶哑声,不断向美洲靠近,一片黑烟之中,高高的竖起日不落旗帜。

安东尼奥最近回到家的时候,都是深夜,知道罗维诺已经睡了,还是小心翼翼的洗澡换衣服,不发出一点声音,然后去罗维诺房间看了一下,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等待几小时后被罗维诺独特的叫醒方式。

埋藏在地中海 1

西班牙和南意大利之间,隔了半个地中海。

安东尼奥在海边种了一大排番茄,种了许多年才长出来,白天的时候,在里面除除草,或是坐在沙滩上,看着东边无限辽阔的大海,一天也就过去了。

安东尼奥住在一个大房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不过很久以前,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个人离开的时候,没有说要回来,安东尼奥也没有说要等他,只是在海岸线上,种满了番茄,如同在眺望一样。

安东尼奥看着手中无比头痛的文件,揉了揉快要掉光的头发,还是认命地出门去找了罗德里赫,毕竟这关系到的不只是他一个人,不管怎么麻烦都还是要做好。

进门便能听到罗德里赫的钢琴声,安东尼奥已经能够想像到,罗德里赫看到文件时的表情了,所以现在,先让他做一下心理准备吧。

绕过琴房,是后花园,安东尼奥知道,这个时候伊莎会和那对双胞胎的孩子在花园里修剪那些漂亮的白玫瑰,或是画画。罗维诺·瓦尔加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来自意大利的双子,虽然除了模样和爱哭外什么都不像。

“啊!安东尼奥哥哥!”小费里看到安东尼奥,便开心地放下画板,六岁的小身板跑过来,安东尼奥看着小小的身影,忍不住再次发出感叹:果然小费里是天使啊。

“混蛋,你来干什么啊!”像是不愿意看到安东尼奥一样,罗维诺故意的哼了一声,把头扭开,却也没有拿起笔继续画了。

罗维诺还是一样的有活力啊。安东尼奥在心里加了一句。

“安东尼奥先生。”伊莎从凳子上站起身,走过去摸了摸小费里的头,示意让他去和罗维诺待在一起,小费里点点头,跑开了。

“还是那件事吗?”

“嗯,还是有些麻烦,对方始终不愿意交涉。”

安东尼奥从袋子里把文件抽出来,看了一眼拿给了伊莎,伊莎了然,没有逗留,朝琴房走去。

牛皮纸里面除了拿出去的文件,还有一样东西。安东尼奥走过去,夸了下小费里的画,又走到罗维诺身边,罗维诺还是没有看他,安东尼奥倒也不生气,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笑着递到了罗维诺眼前。

一个成熟的番茄,鲜艳生动的红色包裹着丰满的果肉,反射着些许阳光,大概是被人仔细清洗过吧。

对于番茄,罗维诺从来没有拒绝。接过来的同时,也默许了安东尼奥坐在身边。

“你这个大笨蛋先生!明明是个将军,不要做事那么不经过大脑好不好!”罗德里赫恨不得用钢琴来表达自己的愤怒。“所以呢?你准备怎么办?要带走他吗?”

安东尼奥沉默,却还是点了头。

“罢了,反正能让那小子接受的,大概也只有你了。”罗德里赫无奈,这一大一小绝对上辈子和他有仇,不然为什么都不听他说话,还是小费里好多了,不用他操心。

当天下午,安东尼奥回到自己的住处,有些着急,也有些小心翼翼,牵着罗维诺的右手。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要怎么做,你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