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木

埋藏在地中海 4

罗德里赫不喜欢出门,他更喜欢在家里弹钢琴,所以,当他和伊莎还有十一岁的费里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安东尼奥知道,时间已经到了。

真是的,安东尼奥有些手足无措,他以为时间还有很久,怎么罗德里赫就过来了呢?

安东尼奥敲罗维诺房间的门,让他去书房,罗维诺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里的番茄,轻轻地打开门。

“哥哥,好久不见。”费里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嗯……笑的一样。

安东尼奥低着头,在整理着思绪,到底要怎么和罗维诺解释接下来的事,然而事实上,安东尼奥并不需要考虑这些,因为罗维诺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做的事。

“所以,什么时候走?”罗维诺问罗德里赫。

罗维诺拉着费里的手,像小时候从意大利出来的时候一样,有些紧,像是怕费里溜走,又像是在确定什么。

“明天。”

“好的。”

没有反对,也没有讨论,就像是在说,去摘番茄吧,好啊。

这是双子在西班牙待的最后一个夜晚,罗德里赫和伊莎先去了码头安排,费里住下来,明天和罗维诺一起走。

这是罗维诺和安东尼奥之间难得的安静。晚饭后,安东尼奥给罗维诺收拾东西,罗维诺没阻止他,坐在床上,看着安东尼奥从衣柜里掏东西,明明从罗德里赫家里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现在却一个箱子也装不完。

“所以说,装不下你就不要再往里面塞番茄了啊!混蛋!”实在看不下去安东尼奥的行为,罗维诺终于还是打断了安东尼奥。

“因为,罗维诺喜欢吃番茄不是吗?”

“混蛋!那还不是因为你!”

再次陷入沉默,罗维诺下床,走到窗边,可以看到星空,满目的璀璨,罗维诺有一段时间没看夜空了,本来他对这方面也不感兴趣,只不过,小时候有段时间,安东尼奥一直在外面,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偌大的房间,伴着吵闹的雨声和眼泪入睡。那个时候,罗维诺一天的时间几乎都是在窗前,透过窗户看着门口,安东尼奥回来了没有,结果是铁栏杆被淋湿了,又被晒干了,安东尼奥还没有从那个他口中的“一个朋友”那里回来。

罗维诺喝了口刚才安东尼奥带过来的牛奶,都搞不清楚了,到底谁才是作为仆人的。

不知道,意大利的夜空是什么样子,如果一样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罗维诺就提着行李和费里准备出门,罗德里赫和伊莎在港口等着他们。

安东尼奥还在房间,没有出门送行的意思,罗维诺也不打算去叫他起床。

费里提着箱子,转身看了一眼,问罗维诺“哥哥,不跟安东尼奥哥哥说一声吗?”

“没有那个必要。”罗维诺把门关好,拿着钥匙想了想还是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你个混蛋。”罗维诺靠着门,自言自语的说完,跟上费里一起朝港口走去。

听说意大利合并了,北意和南意的人民终于可以自由的在街上行走,自由交谈。

西班牙和南意大利,还是隔着半个地中海。

安东尼奥停下脚步,转过身走回海边,他忘记把水壶从番茄地里拿回来了,虽然这附近都没有其他住户,到终究还是拿回来安心一点。安东尼奥感叹,自己又老了,白头发都多了。

夕阳下的番茄地里,长着沉甸甸的番茄,仿佛伊甸园里的金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去摘一个,看看是否真的有神奇效果。

只是,番茄地里好像有人?一个大概二十岁的棕发青年在地里站着,身边带了个箱子,大概是旅行的人吧,不知道他站在这里做什么?饿了吗?

安东尼奥走过去,站在年轻人的身后,年轻人没有察觉到他,安东尼奥也没有提醒他。

良久,年轻人终于转身,却被距离极近的安东尼奥吓得大叫了一声,往后跌去,被安东尼奥及时拉住。

“混蛋!不要突然出现别人背后啊!”

评论(4)

热度(13)